抖音电商5月16日在广州举办了第三届生态大会,公布了一系列的数据。在我看来,最让人惊喜的其实是一个“小众”“冷门”领域。


(资料图片)

数字不会说谎。过去一年,抖音电商上售出图书2.5亿单,越来越多人通过短视频和直播,了解图书,购买图书。抖音电商图书知识达人王芳在2022年售出图书超6000万册。

王芳销售的是儿童读物,是图书市场中的宠儿。实际上,即便是纯文学读物,只要是优质内容,也可以在直播间找到它的读者,迟子建的长篇小说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在抖音上销售破百万册。这是出版社和作家本人过去都没有想到的,这不是一本新书,但是因为有了新的平台,它“重获生命”。

在所有商品中,图书销售不算是“大生意”,但是它又是最重要、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,因为阅读对提高整个民族的文化素养和知识水准都至关重要,而一个民族的文化水准,又会带来科技创新和进步,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。

在人们的印象中图书是最传统的行业。过去人们在实体书店买书,十几年前开始有网购,而这两年,在直播间卖书又成为新潮流。图书总是“最慢”的一个行业,每取得一点进步都不容易。

当直播带货成为潮流的时候,出版社和作家自然会想到这种形式。这个转型开始非常艰难,2020年春天,我看过不少作家朋友的“带货直播”,一次直播能卖出去十几本书已经算不错的成绩,但是,10本书,才几百块的码洋,而利润简直不值一提。

但是这些探索者终究是值得敬佩的,熬过转型初期的艰难,越来越多出版社、作家经由短视频和直播与读者产生连接,最终人们找到了合适的“直播间售书”方式。2022年11月,作家毕淑敏通过俞敏洪、东方甄选的抖音电商直播间,畅聊创作故事,3小时的直播售出超20万册新书。

另一个故事是关于我的一位朋友,在抖音电商直播卖社科、历史书籍,每个月能有两三万元的收入。像他这样的“普通电商工作者”有很多,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“头部”,但是参与的人足够多,才构成一个“好的生态”。

像王芳那样图书知识达人,能给我们更多启发。她本人就是一位妈妈,一边育儿一边学习、总结,并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出书,她通过抖音电商直播被更多读者关注后也和众多出版单位合作,探索出一条“助力知识普惠”的新路径。

不管是月入二万的朋友还是一年卖出6000万册的王芳,都有一些共同点:极度热爱这项工作,把读书、选书和个人创作结合起来,向观众(读者)形象地传递出每一本书的精华和吸引人的地方。他们集自己的生命体验、阅读思考和表达为一体,对观众来说,既是“销售人员”,也是朋友和老师,建立这种“知识共同体”的认同至关重要。

要知道,这样的直播或者视频节目,本身就是一种优质的“内容创作”。这是直播间卖书和传统图书销售的根本不同。不管是书店还是传统图书电商,你面对的都只是书本身,而在直播间,你面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你了解的不仅是要购买的图书,还包括直播间的主播。

这便是“兴趣电商”的售书模式,就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兴趣和信任,人们在直播间找到了“兴趣共同体”,也可以有更好的交流。任何成功的“带货”,都不仅是货物本身,也包括对一种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认同,而直播卖书就更是如此,共同读过一本书,就获得了相似的“知识基础”,这比共同使用过同一款化妆品,体验更为深刻。

直播售书模式,也让众多书店、出版社探索出适合自己的转型之路。在很多城市,小而美又有性格的小书店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其实每一个小书店的主理人,都是一个主播。他不仅是卖书,也在营造一种氛围,包括选书的眼光和审美能力,他会和顾客(读者)有更深入的交流。

过去十年,尽管“缓慢”,中国的图书销售总额一直都在增长,这两年直播间售书模式崛起,对图书销售更是一种促进。更多的好书能够找到它的读者,人们观看视频之后,又能够深入阅读,这是一种更丰富的阅读体验。在这样的场景中,我们看到了“知识普惠”和全民阅读的一种新境界。

转载:封面新闻

推荐内容

网站地图